主页 > 疯狂话题 >孝不宜迟(完结篇)‧心寒亲儿弃不顾‧感恩社工如再生儿 >
孝不宜迟(完结篇)‧心寒亲儿弃不顾‧感恩社工如再生儿
孝不宜迟(完结篇)‧心寒亲儿弃不顾‧感恩社工如再生儿在槟城某家老人院内,会看到一幅很感人的画面:90岁的恩爱夫妻,老公因为照顾中风的妻子数十年,腰部受损,脊椎呈九十度的弯曲,但依然每天都会拖着弯曲的身子,替中风的太太沖凉、梳头、按摩和餵食,知道她爱漂亮,还给她準备很多漂亮的衣裳。这高氏夫妇育有一名儿子,6年前,高太太中风后,儿子就不再回来了,在差点饿死家中的情况下,高伯伯向义工陈瑞万求助,患病的夫妻俩才被安顿在老人院获得妥善的照顾。陈瑞万曾到处去打听他们儿子的下落,也有了些眉目,知道他们的儿子算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但老伯却流泪握住他的手说:“不要再找他了,6年了,我们都已经心寒了,如果他还记得有我们这对父母,他会回来的。”他说,高伯伯也不晓得为何这6年来儿子音讯全无,他们曾拿着儿子的旧照片日日思之念之,但6年后的今天,两老已彻底绝望,并相信儿子不会回来了,高伯伯眼前最希望的,就是太太能比他早一步离开,让他可以陪她到人生的尽头,这样他就可以安心了。义工陈瑞万去年在送饭给某个个案途中发生了车祸,满身是血,肋骨裂了,但他依然遵守诺言,吃力地带着满身的伤,把热饭送到老人院,更刻意隐瞒伤势,送了饭后即匆匆住院治疗。这个案就是高氏夫妇,这对夫妻也是他的亲戚,老婆婆是陈瑞万的姨婆,他外婆的妹妹,外婆是从小看顾陈瑞万长大的人,所以他对姨公姨婆,有一份特别深的感情。他说,当时他刚当上社工不久,姨公姨婆是他接的第二个个案。还记得姨公来找他时,神情既无助又无奈,姨公告诉他,他担心自己的身子无法再像往年一样照顾到妻子了,拜托他帮他们寻找老人院。亲儿6年音讯全无“当时,我多次去拜访他们,儿子6年前不告而别之后,家里就剩下他们两老相依为命。因为老婆婆中风6年,姨公在长期扛移她的身子时也弄伤了腰部,导致他呈90度驼背,他行动虽已相当不便,还得继续扛动和照顾中风的老妻,我真的很感动。”他说,让他决定要帮忙他们的,是看到姨公捧出一碗黑色的蒸蛋。他说,老妻爱吃蒸蛋,所以他常煮,但因为吃不完,就常把蒸蛋多次冷冻,黄色的蒸蛋已变质,成了黑色蒸蛋。“让我最感动的,还是这对夫妻的恩爱,我常常看到姨公会尽最大的能力给姨婆最好的,比如,吃饭时,他都会先想到妻子,把她喜欢吃的都留给她,自己就吃剩下的,还有,他知道太太从年轻到老都爱漂亮,即使日子过得再苦,他还是捨得买一些新衣给妻子。”恩爱模範夫妻而且,他每天都会很有耐心地替妻子梳洗,还贴心地每天替妻子梳头髮,他说,他们是他眼里最恩爱的模範夫妻。他说,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家,在腰部还没受伤时,每天还骑着摩多去买菜,因为住的是没设电梯的廉价屋,他一个老人家,每天都得爬上三楼的住家。“但因为他们有儿子,我无法帮他们申请到免收费的老人院,那段时间,我只能默默地关注他们。”直到有天,他接到高伯伯打来的求救电话,电话里头,他只听到高伯伯极度着急和恐惧的声音,他说,妻子在家中跌倒,但自己的腰部受伤,根本没办法扶起妻子。“当时我火速赶过去,只见姨婆跌倒在地,姨公则紧张得全身发抖,后来我把她送入医院,我当时就觉得,不能再这样把这两个老人家留在家里了,于是,我四处向朋友筹钱,很感恩,朋友们都非常同情这两个老人家,也拜托我去安排一所老人院让他们居住,而朋友愿意长期支付他们的费用。”陈瑞万说,这对夫妻是不能被分开的,他还清楚记得,不久前,姨公因为腰伤入院,只能把姨婆一人留在老人院,当时,他整个人就像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不停吵着要回老人院,后来就连陈瑞万也不认得,就是激动地要见妻子。“很奇怪的,他一回到妻子身边,就全好起来,那时我就知道,这夫妻是不能分开的。”陈瑞万风雨不改为姨公姨婆送饭高氏夫妇目前都平静地居住在陈瑞万为他俩安排的老人院内,而陈瑞万每天都会去探望他们,给他们送送饭、聊聊天。这段日子陈瑞万和姨公姨婆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所以,就算发生车祸,他还是会走一趟老人院。后来两老知道他曾发生车祸,都忧心不已,如今,一旦时间到了却还没见到他,他们就会紧张,对他们来说,陈瑞万已经是半个儿子。老人院度过晚年他说,“姨公姨婆如今都不太愿意提起儿子。”当他透过各种方式打听到他们儿子的消息后,也知道这儿子如今是名準拿督,陈瑞万把这消息告诉他们时,他记得很清楚,姨公当时非常激动,求他不要去找他儿子,他说儿子已经不要他们了,他们也已经忘了这个儿子,就让他们在老人院度过晚年,不要再去打扰他儿子。“老人一提起儿子就会流泪,当时他紧紧抓住我的手说:“你才是我儿子,求你不要再去找他,我们已经绝望了。”腰伤担心顾不到太太高伯伯向陈瑞万求救高伯伯现年89岁,太太比他年长一年,90岁,高伯伯受访时说,他们在早年是同事,婚后育有一名儿子。“我以前是在报社工作的,这份工一直做到我退休,太太多年前曾去美国发展好几年,她在美国从事小孩游泳教学,可惜,1999年,她患上乳癌,幸好,动了手术后也没再复发。”他说,儿子今年应该也有六十多岁了,这儿子曾离过婚,有三名孩子,再婚后和第二任妻子生了一名孩子,儿子成家后就已经搬出去住,但一直都会回家探望他们。“我太太从小最疼爱这儿子,他要甚幺,我太太都会儘量满足他,在他初入社会工作时,她曾也买了一辆汽车给他代步,儿子在这6年里不再回来后,她最难过,但如今我们都已经接受了这事实,并对他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他说,6年前,在太太中风时最需要儿子的时候,儿子就忽然音讯杳然,夫妻俩曾日日抱着一丝丝希望等待他归来,奈何,一天比一天失望。儿子给了家用不再回来“我也不晓得到底发生了甚幺事,6年前,他给了我们100令吉家用后,就不再回来了,从此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我后来因为腰伤,也没收入,日子开始过不下去了,才向阿万求助,希望他能给我们安排一所老人院,我很担心,万一我太太发生甚幺事,我根本无能为力。”他说,他们并不怪儿子,也没有任何的怨恨,更不会再等待和寻找儿子,总觉得,可能他也有他的苦衷,他们的缘份可能已尽,如果再也没有机会一家团圆,他也是以平常心看待。“我这一生人最感激的人就是阿万,如果不是他,我们两个老人家都不懂该何去何从。虽然我失去了一个儿子,但很感谢老天再赐一个儿子给我,我真的很感激。”他说,对他们而言,阿万比亲生儿子对他们还要更好,所以,他并不怪老天让他失去了儿子,反而充满感激。他说,很多人都说他们夫妻很恩爱,这是真的,他说,娶了太太,照顾她就是一个丈夫一生的责任,他一直铭记这个重任。“我希望我太太可以比我早一步离开这世间,这样,我就可以完全放心了,不然,我真的会非常挂心,就算离开,也非常牵挂。”他说,和往年一样,太太在老人院时,日常的饮食和梳洗都由他亲自打理,就算是泡一杯咖啡给太太,也会自己先嚐一口才让太太喝,担心太甜,尤其是食物,他都会很留意,因为太太的气管有问题,只能吃软食。社工洪彩云感慨孝顺儿子特别可贵胜妙正法慈善组织社工洪彩云、陈瑞万与陈振利在社工路上感触良深,洪彩云说,她当社工卅多年,最感激的是,上天安排了两个对老人很关爱又充满正义和爱心的青年社工给她。“陈瑞万与陈振利真的帮助我很多,他们这些年一路跟随我四处关怀需帮助的人,我们都有相同的感受,能帮助到这世间太多不幸的人,真的让我们生活充满着意义。”关注老人心声她说,深入走访民间,对于一些没亲人照顾的老人,他们都会特别关注,也听到不少老人真实的心声。“我们做社工的,一接手老人的个案,最怕就是个案没有女儿,老实说,这是很奇怪的,女儿会比儿子孝顺,这是我们综合了各个个案所得的事实,所以,若遇到孝顺的儿子,我们都会觉得特别可贵。”她说,有不少没女儿的老人家也常常向她反映,媳妇和女儿永远不同,女儿可以毫不犹豫地照顾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对待家翁家婆,却是全然不同的态度。“他们常说,如果老了,想得到媳妇的照顾是很难的,所以,这些没女儿的老人们都会觉得特别无助。”洪彩云说,当社工这样多年,的确也很少看到媳妇很孝顺家翁家婆,待他们如同亲生父母来照顾和呵护的个案,这些,让她感到非常遗憾。/副刊‧报导:林春莲‧2013.06.13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