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视点 >孝不宜迟(二)‧社工助老伯上门寻亲‧家人点香跪地驱赶 >
孝不宜迟(二)‧社工助老伯上门寻亲‧家人点香跪地驱赶
孝不宜迟(二)‧社工助老伯上门寻亲‧家人点香跪地驱赶双亲节,人人都在歌颂父母的伟大,也是子女表达孝心的时候,然而,在世界的某一些角落,我们却看到许多残酷的现实,他们都是被子女遗弃的一群,就在老人院内孤独终老,默默等待死神的召唤。义工陈瑞万在跟进老人个案的时候,就多次令他感到心酸。他说,曾有一名老人的女儿,点香跪地求他离开,她说他不是她的父亲,也不想再见到他,虽然他不明白当中的来龙去脉箇中缘由,最终他也只好把没人理的老伯安顿在老人院;但也有令他感动非常的,有一名孝女,一生都在照顾和孝顺她的家人,当她的家人都相继离开她后,她才惊觉自己已经老了,两个月前,更发现患上末期肺癌。陈瑞万当了社工三年多,他说,自己因为曾在医院照顾患癌的舅舅一年多,因而和医院结缘,看尽了住院老人的孤独和徬徨,尔后他决定到医院当义工,关怀那些无助的老人。他最大的心愿是开办一所免收费老人院,尽他微薄的能力,给一些老人一个温暖的晚年。母亲节和父亲节对陈瑞万来说,是两个非常感触的日子,他说,他每天接触许多高龄个案,老人们都会在这节日感到特别心酸,尤其是育有子女的,不但没有子女孝敬,很多还被遗弃或嫌弃,就在老人院落寞的度过余生。过去三年多来陈瑞万都在医院当社工,他最关注的就是老人。他说,被遗弃的老人他见过很多,除了经历过有女儿点香跪地不认父亲把他们赶走,更亲耳听过一名丈夫长期面对肾病折磨的太太问他:“有没有一种针可让他马上死的?”这番话,都令他感到无比震撼。照顾患癌舅舅与医院结缘4年前,48岁的陈瑞万在医院照顾末期患癌的舅舅长达一年多。他说,舅母和孩子在舅舅晚年时离开他,无亲无故的舅舅在知道自己患癌时,还曾试过自杀,最终陈瑞万决定留院照顾病重的舅舅,直至一年多后舅舅离世。“我是做小贩的,车里每天都会放一些衣物,每天一收摊,就是到医院去过夜。那一年多里,我都是住在医院的,在那里,我看到很多以往我看不到的真相,真的非常感触。”陈瑞万在20岁时父亲就离世,他和母亲相依为命,他说,他向来很感激和疼爱他的母亲,也非常孝顺她,看到一些老人没家人或子女拜访,那副落寞表情,他特别难过。“我最怕就是每天探病的下午1时和5时之间,看到住院老人们一张张期待尔后又失望的脸。我告诉你,基本上病人的亲人都很少来探望,就算有,语气和态度也是很差,我听了都很难受。”他说,和医院真正结缘,和决定当医院社工,也是在平安夜那晚,他充当临时医疗人员后。“平安夜当晚特别多车祸,伤者陆续被送入院,那晚我也在医院,医院内一片混乱,医护人手又不够,此时,忽然有个医生叫住我,问我可以帮忙当下助理吗?我有点失措,但最终还是尽我的能力协助他们。”那晚之后,他决定在医院当社工,尤其是那些满身是病,又没亲人关心的老人,他都会尽能力帮助他们。很多老人死后都没人办身后事,为了这些可怜的老人,他都会骑着摩多一家家找朋友筹款去,他说本身是小贩,巴剎里有很多朋友,听到老人没人办身后事,都会各自把钱拿出来。8老人中只有夏伯伯能沟通77岁的夏伯伯是陈瑞万从浮罗政府医院救回来的个案。他说,去年浮罗医院出现了8个身份不明的老人,陈瑞万接到消息后,就赶了过去,看到那8个老人时,他顿时觉得很心酸,当时他告诉自己:“我至少要把一个老人救出去!”“8个老人中,大都是连指纹也没了的,有者更是精神失常,有些则是完全没办法行动,其中一名女的,更是不停地撕开自己的衣服,我根本没办法进房探望和帮助她,直到后来,我看到了一直在医院内走来走去的夏伯伯,他是里面唯一最有希望可以协助的一个!”他说,他尝试接近夏伯伯,和他沟通,他可以清楚地说出自己家的地址,但门牌却想不起,他还告诉陈瑞万他有一个很温暖的家,女儿都很乖很听话,他很疼爱她们。“我决定把夏伯伯带出来,于是,我去帮他接洽愿全免收留他的老人院,很幸运的,我找到了,但是必须要有他家人的签名同意才行,于是,我依据老人记忆中的地址,开始了一连串的寻亲路。”然而,找了整两星期,他却一点头绪也没,因为夏伯伯给的地址不很正确,提着他的照片走遍了很多地方都没人认识这老人。“后来,我想到了邮差,他们肯定能帮到我,果然,就有邮差给了我意见,我找了没多久,真的给我找到了。”再度上门老伯女儿已搬走陈瑞万后来是透过夏伯伯的邻居,确认了夏伯伯家人的住所,但那户人家的门一直锁着,也没人在家,于是他只是留了字条,但一直都没人回应。后来,他决定晚上去一趟,结果,让他遇上了夏伯伯的太太。“她一看到夏伯伯的照片,就马上把铁门关上,一直很激动地摇头说不认识这人,直到我告诉她我不是要把他送回家,而是要安排他住老人院需要他们签名时,她才说去问她女儿,于是,我决定明晚再走一趟。”隔天晚上,他见着了他女儿,哪知,她女儿马上把铁门深锁,然后在他们面前点香下跪,大喊说“请快走!我不认识这人!”“我们觉得很吃惊,他们母女的情绪相当激动并且歇斯底里,但不管怎样都好,我们总得把老人安顿在老人院,后来,我们只好报警。”警方来后,女儿才终于承认夏伯伯是她的父亲,后来也答应会签名让我们安顿他住老人院。哪知,过几天当他们再度上门拿签名时,门却已经深锁,听说他们全家都搬到女儿的另一个住所去了!感激老人院伸出援手对于夏伯伯这个案,陈瑞万无限感慨地说:“我不知他们家到底发生了甚幺事,但我身为一名社工,帮助老人是我的使命,就好比一名医生,救人是他的使命,就算那人是犯人,也得抢救他的生命。”他说,最终他还是成功把老人安顿在老人院中,但他说,这老人在老人院中也製造了不少麻烦,令他深感抱歉。跌伤脑出血“他到老人院住了两星期后,原本还算自律,但某天失足跌伤后,他的行为就开始失常,会攻击人和非礼女子,令他们非常懊恼。”他说,他们把他送到精神医院住了三个月,医生说他跌伤了脑部,出血了,所以行为会反常,但服药后,夏伯伯也渐渐康复,他们才把接回老人院。“我很感激老人院的负责人,他愿意帮助这个老人,虽然他曾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现今,我常常都会去探望他,也非常感触,原来他口中一直说的温暖家庭、乖巧女儿,全然不是那幺一回事。”84岁尹世球一生劳碌为家人晚年惨患末期肺癌老人被遗弃的个案看得多,但同时,陈瑞万也见过极度孝顺的个案。84岁的尹世球两个月前发现患上肺癌,并且已经是末期。对于这个让她措手不及的恶耗,她欣然接受,并且充满自信地认为,只要她有着正面的意志力,她绝对可以战胜癌魔。尹世球的父亲是中国人,也是名生意人,她出生在一个满富裕的家庭,奈何却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动荡的时局毁了她幸福的家。她12岁就跟着祖母来到马来亚发展,没机会唸书的她,从小就跟着祖母相依为命。“我从小跟着祖母学裁缝,专做马来服装,日子还勉强可以过。后来,祖母年纪大了,病了,就我照顾她和养她。”她说,此时,姑姑也找上了门,单身的她原来晚年患上了鼻癌,她把她带到家里来照顾着,家中有两个病人,虽然让她很累,但为了亲爱的家人,她还是撑着,直到姑姑几年后离世。来马学裁缝寄钱给父亲“我有一个妹妹,后来嫁去了香港,妈妈也跟着妹妹去了香港,妈妈有妹妹的照顾,我就放心了。然而,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爸爸,他一直都独自一人留在中国,知道他的日子过得并不很好,我一直都为他提心吊胆,很希望能为远方的爸爸做些甚幺。”她说,因为日夜都挂念着父亲,她每月都会寄钱给父亲,有多少就寄多少。每回有人去中国,她就会欢喜不已,托他们把一些食物或物品带给父亲。“为了能多寄点钱给父亲,我每天都拼了命在车衣,常常也车到凌晨两三点,就是希望能多赚一些钱。平日吃穿也儘量能省则省,我有祖母和父亲要照顾要养,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们的身上。”她说,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十多年,直到祖母和父亲都过世了,她终于能享受自己的人生,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老了,也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人和时光,晚年的自己,孤孤单单的。“我后来因为太操劳,眼睛也出现了问题,只好退休,过自己一直想过的生活。退休后的我一直活跃于妇女组织,帮助一些有需要的人,日子也算过得有意义。”奈何,两个月前,她觉得身体不适,去医院做检查,诊断的结果是末期肺癌。义工陈瑞万目前在替她到处寻找合适的临终关怀中心,他说,他被她的孝心感动了,她一生都在尽孝,晚年的自己,却得一人在家默默承受癌魔带给她的折磨和痛苦,他替她感到难过。“这样有孝心的人,我只希望她的晚年,可以得到多一点的关怀和安慰。”/副刊‧报导:林春莲‧2013.06.1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