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互联视点 >孝不宜迟(一)‧以前你照顾我伤头‧如今我照顾你瘫痪 >
孝不宜迟(一)‧以前你照顾我伤头‧如今我照顾你瘫痪
孝不宜迟(一)‧以前你照顾我伤头‧如今我照顾你瘫痪“以前,是你在照顾我,如今,换我来照顾你。我行动再不便,顶个凹进去的半个脑袋,但我还是坚持要照顾你。我每天都会煮你爱吃的鱼,帮你洗澡,帮你换尿片,餵你吃饭,做家务,只要离开家门半步,就会挂虑着病床上的你,这些,还不足以报答你对我的养育之恩。”这些,是一名不幸者对他亲爱和唯一的母亲所付出的孝心。他十多年前遭打劫时右边头颅被敲伤,动过开脑手术后的他,因没钱装回头盖骨,导致他6年来顶着个半凹的头颅,而受损的脑部,也影响了他的四肢和行动,得靠拐杖行动,并且丧失工作能力。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没忘记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永远都伴在他病床边的母亲。如今,母亲瘫痪在床,就由他来照顾,彼此依靠,彼此扶助。际此人人感恩的双亲节里,我们看到人间最珍贵的画面,这个孝子对于发生在他身上的不幸没半句怨言,反而感激上天赐他一个对他不离不弃的母亲。根据过往辅导或协助过的个案,很多义工都发现,生男生女真的有所差异,个案中有80巴仙的女儿会比儿子来得孝顺,要遇上一名孝顺的男子,实在是太难得了。说到孝子,第一个浮现在义工洪彩云脑海里的孝子就是他:陈永华,一个被打劫后脑部受损,行动不便的男子。她说,每回来到这个案的家庭,常让她看到很难得的画面,这走起路来都吃力不已的男子,使出了全身的力量,把瘫痪在床的母亲扶起身,带她去洗洁身子,一天三餐,都由他亲自下厨,妈妈爱吃甚幺,吃甚幺对身体好,是他每天都会唸一遍的。“最难得的是,他自己都已经伤成这样,忘了自己也是个病人,还把母亲照顾得无微不至。这是我跑社区30年,见到的最孝顺的男子,每次和他交谈,他的话题中总是离不开他妈妈,还说了句:以前我最辛苦的时候,都是她照顾我,如今应该我来照顾她。”洪彩云听到他这幺一说,就觉得感动。现年55岁的陈永华本是一名菜贩,自小在单亲家庭长大,为了不让母亲太辛苦,就接手84岁母亲卖菜的生意,每天骑着摩多到马来乡村去卖菜。2007年某一天的凌晨四五点,他如常骑着摩多去取菜,半途中,忽然有人用大石头朝他头颅大力敲打下去,接着抢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钱,而陈永华则重伤昏迷过去。他醒来时已在医院中,只看见满脸是泪心急如焚的母亲,他只知道自己右边头颅伤得不轻,用手一摸,才发现原来已经凹了进去,令他恐惧不已。没钱装回头盖骨“做过开脑手术后,医生说要再次动手术把头盖骨装回去,手术费要1200令吉。一听到这对我们来说非常昂贵的手术费,我一口拒绝,我们哪有多余的钱来做这手术?我母亲她根本负担不起。”无奈之下,因负担不起1200令吉的手术费,他只能下半辈子都顶着个凹了一半的头颅。脑部受损后的陈永华日常行动也受到影响,走路得靠柺杖,根本没办法像往日一样继续工作挣钱,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需要年迈的母亲照顾他。“我一出生,父亲就去世了,我有一个哥哥,哥哥已经成家,三年前也已因心脏病去世了,所以一直以来只有我和母亲两人相依为命。一直以来,妈妈都靠卖菜来养活我们,她的人非常随和,心肠特别好,所以客人都特别喜欢她,常光顾她。”他说,他们家境虽穷,但往往母亲在煮菜时,都会想起一些更不幸的人,会特地多煮几份给他们吃。小学出来工作卖菜养家“我只唸到小学六年级,就出来工作了,后来妈妈的年纪大了,我就帮她顶下菜摊,要她别再工作了,后来,我都是卖菜养家,妈妈也可以安心退休,只是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让陈永华很庆幸的是,很多马来客户在知道他受了伤不能工作后,都主动把之前欠的菜钱全拿到家里还他,让他深感安慰。“我和母亲目前都没办法工作,全靠福利金和一些小团体筹来的一些钱过日子,省吃省穿日子还算过得下去。平日我都会捡空罐和纸皮来赚一些生活费,让我很感激的是,很多朋友邻居都知道我行动不便,若有这些空罐或纸皮,他们都会主动送上门给我。”他说,以前庙神会分派一些白米,他都会排队去取,但路途遥远,也要排很长的队,自从他妈妈几个月前跌倒瘫痪后,他就放心不下让她一人在家,所以也就没去领米了。“我每天都会自己去巴剎买菜,一定会买妈妈爱吃的鱼,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家煮饭菜,家务也得做,虽然吃力,但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她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妈妈也知道我行动不便,虽然她瘫痪了,但还是会使出一点力量减轻我的负担,包括在帮她洗澡、换尿片和吃饭时。”脑部受伤时妈妈最难熬了因为半边头颅凹了进去,为避开别人异样眼光,陈永华都会戴着帽子,也儘量不走得太远,因为他担心病床上的妈妈。之前脑部受伤时,他在医院住了五个月,出院后,因脑伤导致四肢不比之前灵活,也失去了平衡力,那时,幸好有母亲在旁不眠不休地细心照顾。“头颅痊癒后,约一年多前,我在家中跌倒导致腿部骨折,得锁上螺丝固定,那时是妈妈最辛苦的日子,她体力有限,但每天都得扶着我走动,那段日子,她最难熬了。”康复后轮到母亲跌倒瘫痪在母亲的照顾下,他渐渐康复了,却没想到,不久后却轮到母亲跌伤,而这一跌就再也站不起来,此时,就轮到他来照顾她。可能老天也感动于他们的母子情深,所有的不幸都发生得有点巧妙,一个需要被照顾时,总有一个已经康复,可以给予对方照顾,一切彷彿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坚强妈妈路难捱忧患精神病子女未来路温馨的双亲节,却也我们看到一个伤心又无奈的母亲,她的一对子女不是不孝顺,而是都出现了精神问题,先生四年前又去世了,只有她一人独自抚养两个患精神病的子女。“有时,我想一死了之,照顾两个有精神问题的孩子,我自己都快撑不下去了,可是就算死了,我想我也放心不下,我的两个孩子,该如何是好啊!”这也是洪彩云和她义工们跟进多年的个案,她们说黄太有张好笑脸,生活再累,笑容还是很好,每次来探访她,看到她一对子女的状况,都替她感到难过,可是,却都没见到她滴过半滴眼泪,是个坚强的妈妈。长期压抑一触就爆哭可是今天到访时,却把他们吓了一跳,原本笑容依旧的黄太忽然崩溃般高声哭了起来,并大声说,自己想死,真的很想死。“我们第一次见到她哭,可能是长期压抑太久,一下子爆发了。自从她先生几年前去世后,就只有她独自在照顾着孩子,既无助又担忧。”洪彩云说道。73岁的黄太育有两名子女,长女45岁,幺儿42岁,她说,子女本来都算是乖巧懂事的,自几年前相继精神出现状况后,这个家的幸福即全毁了。她说,女儿是在1998年后才被发现精神有问题。“我女儿之前是在工厂工作的,后来,交了个男友,交往一段时日后,我们才知道她被男友暴力对待,之后情绪就大受影响,慢慢的就不想接触人,害怕见人,更不想出门,后来更不想上班,我们这才发现她出了问题。”她说,她是陪月娘,长年忙碌于工作,一直没好好留意子女的任何变化,说到这,她是蛮自责的。“后来更发现,女儿不但害怕见人,不想出门,更完全不理会个人卫生,不愿洗澡,不愿刷牙,就是一直渴睡。知道女儿精神上有问题时,我们带她看了不少的心理医生,但她一直不肯吃药,病情也未见好转。”儿子被开除失常藏尿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女儿患病8年后,儿子也跟着患上同样的病。“我儿子是因为被公司开除而精神遭受打击,他和女儿的病情不同,他平日可以如常骑摩多出街,但一回来,就是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刚开始我们还以为可能他需要一点时间调整,某天,却让我们发现他把自己的尿液全都用瓶子装起来,然后全部藏在房间内,我们一看,就悲伤难过不已。”她说,先生曾试过把房内的尿液丢弃,却激怒了儿子,还攻击他的父亲。“照顾他们真的会心力交瘁,我在别无他法的时候,曾经试过报警捉我的儿女,因为我真的有心无力,他们曾被关进精神病院一段时间,但情况依然没有改善。”所幸,这比谁都累都痛的母亲还不至于走投无路,虽然她年纪已大,没能力再工作,但还能得到一些团体的帮助,日子还算过得下去。“眼前的,虽然解决了,但未来呢?我已经老了,我的子女还年轻,当有一天我走了,我真的不敢想像他们未来该如何过下去。”/副刊‧报导:林春莲‧2013.06.11
上一篇: 下一篇:
相似文章